不熟,我对这个真不是很熟。


我是一个不爱听小道消息的人,所以一般我能听到的消息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不算“小”事。

那就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看一下吧。


有个亲戚赌球亏光,找自己老板借款十几万,后面继续加大力度,最后实在还不起,家里老妈把唯一的房子带地皮赔给老板。现在还会赌,去年生日到处借钱,借了几千块钱去KTV就玩了几个小时,说是庆祝生日,那是他两个月的工资。老婆带孩子跑了,没家可以回,找不到稍微好一点的工作,这个就是“下场”吧。

不想说离我太远的。

比如一次,有个朋友去澳门,朋友身边还有个土豪朋友,他们一起去玩了,朋友输了两百多,他“只”输了几十,晚上回宾馆的时候他们还有说有笑,第二天清早就不辞而别了。他失去了工作,房贷逾期,孩子学费交不起,后来白天到熟人的大排档帮忙处理食材,晚上跑dd,老婆孩子回了老家,一个月见不了一面,赡养老婆孩子就已经尽力了,欠款却丝毫不减,去做个体检还要找人借钱……而造成这一切的,不过只是在澳门那几个小时。


我个人极为讨厌钱,或者说为钱而活,学知识,学技术,创业,创新,我认为这些是有价值的。而赌博,虚拟货币,股票,不一棒子打死所有,但是我认为超过95%属于没有丝毫价值。

而赌博这种行为纯粹是钱,赢了赚钱输了亏钱,而不过输钱还是赢钱其行为本身都毫无价值可言,比如买彩票中奖赢几百万,这根本不应该成为向往的目标,甚至不应该讨论“假如中彩票了会怎么怎么”。

当然,在没有钱的时候说“如果我有钱肯定会怎么怎么”毫无意义,而在公共场合表达自己内心想法多半不能如愿。

如果把钱拿去创业最后亏空,只要不负债,那我就不会有一丝后悔,或许还会因为学到点东西,有点激动和小开心。如果是花五块钱买个彩票输掉,我可以郁闷一个星期,我没买过彩票,但是以前用Q币买过双色球,那时郁闷可不止一个星期。

未来某天,当我拥有足够实力,所有人不能忽视我的发言时,我一定会把思想传递到每个人心中,为世界建设美好未来做杰出贡献。


再说个,本来是金属加工厂老板都,年收入三千多万,现在家业全没了,老婆孩子也走了,虽然还有点钱吃喝玩乐,但是像样的房子车子都没了,在我们老家那边村里头住个小平房,出门全靠电瓶车,以前名酒可以随便喝,现在只能到菜市场打几块钱一斤的“自酿”白酒。


看吧,中国感说个人年收入三千万以上的人有多少?就是这样的人在赌场也能轻松失去一切,甚至还有更惨的,比如给曾经跟班小弟打工什么的,但是这些与人们认知距离实在太远,哪怕是真的也如同编故事一样。

很经典一个例子,一个50%胜利的游戏,赔率的买一赔四,但是只能下注100%,A赌徒有100万,B庄家有10000亿。

  1. A胜,A的财富400万
  2. A胜,A的财富800万
  3. A胜,A的财富3200万
  4. A胜,A的财富1.28亿
  5. A胜,A的财富5.12亿
  6. A胜,A的财富20.48亿
  7. A胜,A的财富81.92亿
  8. A胜,A的财富327.68亿
  9. A胜,A的财富1310.72亿
  10. A胜,A的财富5242.88亿
  11. B胜,A的财富为0

实际情况50%胜利游戏赔率达不到一赔二,甚至会更低,即使初始资金到一千万,甚至一个亿,想要赢过赌场都要十几轮胎甚至更多,赌场只要胜利一次就可以了。

表面看,11场胜利10场胜率高达90.9%,而十连胜概率约为0.0977%,实际赌场无论线上线下都要远低于公示概率,也就是说一个人,无论是100%下注,或者固定每次下注,亦或者递加下注,只要赌博次数足够多,最后亏钱、亏空的只会是赌狗。


“那假如我赢了就跑呢?”

赌场不怕你赢,甚至赌狗刚开始赌的时候赌场只想你赢,只有尝过甜头的赌狗才会无限次给赌场送钱,比如隔三差五碰运气,偶尔情绪低落或者上头大干一番,输光了郁闷一段时间,有钱之后又手痒忍不住继续送。

“别狗眼看人低,不是人人自制力都这么差。”

是的,但是自制力好的人不会赌博,而且,谁说自制力好就可以了,一次十次忍住,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,在赌狗死去之前有人能保证赌狗不会再赌吗?退一万步讲,即使真的赢了几百万就跑,从此不赌,你存在本身就成了赌场的宣传机器,受此行为影响而后给赌场送回去的更多,对社会影响更恶劣,这就是每当因赌家破人亡的负面消息过多时,宣传彩票赚了多少多少的信息会铺天盖地而来。

“照你这么说,人人不都是赌狗了?谁没过赌约?”

话不能这么说,虽然所有人都赌过,但是正如“赌博”与“博弈”两者近似却有存在不同意义,是人类发展历史上自然形成的结果,其造成原因主要分为两点,过程论与结果论,只在乎输赢的是赌博,更在乎过程是博弈。打个比方说,打麻将专门赌博的,也有竞技麻将,甚至国际有名,不少职业选手打了一辈子麻将都不知道赌博是什么。如此类推,无数棋牌类游戏在赌狗手中就是赌博工具,在玩家手中则是充满算计的博弈。

“那我很喜欢打牌的过程,也喜欢打牌赢钱呢?”

大部分人不会承认缺点,如果觉得是贬义词那就尽可能美化,不能美化就尽量避免,如果赌博输了给钱赢了收钱是肤浅,而博弈输了改进赢了高兴有深度,那赌狗更倾向用后者来掩饰自己。

“那不是强词夺理吗?有的人喜欢赌博也追求上进啊,不喜欢博弈会有这么高成就?”

我并没有主张赌狗一定就是生理存在缺陷,赌狗不一定不擅长博弈,就如同残疾人不一定体能差。


说到底,有能力控制自己欲望的人叫人,而其他说是遵循本能,实际不过不都是被人利用也毫不自知的畜生而已,似乎祖先进化出的灵智在他们身上变成缺点,把遵循家畜应为主人创造利益奉为圣典。

最后,说一下我为什么这么肯定赌博不会有好下场。

我家里经历过三次几乎破产跑路。

第一次是父亲赌世界杯比赛,所有存款亏空还欠了钱,父亲是家里唯一收入来源,得知输掉的事实差点气晕过去,相当于大半年白干,还有一个月只能吃白米饭熬日子。

第二次是父母赌香港六合彩,买“波色”,两到三天开一次,其中有一颜色已经连续十几次没出现,父母开始用准备盖房的存款下注,最开始是几百块,但是每过一次赔率就会降低一些,第二次近两千才能稍微赚点,第三次下三千甚至不能回本,之后节节攀升,到第八次下注已经连续二十几期没开了,父母单次下注超过十万,当然输掉了,之后就是赌狗常规操作,借钱下注,运气好,最后一次开了,收回本金不足下注金额的30%,假如输了,我们全家将会离开家乡,从此过上打工攒钱,可能十数年才能勉强攒够还债归乡,我或许还是个文盲,更不会知道什么是编程,电脑只有在网吧才能玩到。

第三次是父母和大哥大嫂打麻将,时至今日还在赌,说不定哪天突然就会收到一个电话,说家里亏空还欠了一屁股债,对此我一点都不意外,我初中辍学开始攒钱,十七岁第一次创业,十九岁第二次创业,二十一岁拥有一个迷你小公司,尽可能与家里撇清一切关系,在迁出户口前,在国家没有证明我与拥有血缘关系的家人没有任何关系前,都只能提心吊胆的活著,生怕哪天自己被连累导致一切努力白费。

一天工作十四小时,从不休息,活的像条狗,只想着尽快脱离原生家庭,然后永远不回老家,什么故乡,什么归属,都是放屁,血亲赌博连累家人的案例还少吗?

杠精或者赌狗会说“没有这么严重吧?”“至于吗?”“怎么说也是家人?”

在我认知里,赌狗自杀已经是最好的下场了,普遍都是拖家带口连累几人甚至数十人的,大家都努力因为他一人而白费,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被他们随便编个理由骗取,最后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,却要承担做错事的恶果。

在浮躁的世界里保持一颗单纯善良的心实属不易,更不用说传统美德以及被互联网说成老旧恶习了,我们无法改变别人对想法,无论我们再怎么努力劝说,赌狗还是会无数次走向深渊,不知从何时起我变得不再关心他人死活,或许未某天即使听到孩子哭声也不会再有想法。

小时候我以为努力会有回报,我以为善良就能得到尊重,以为没做错事就不会失去重要的东西,渐渐我发现,我喜欢的故事或者说打动我的故事,往往都是求而不得,是那些渴望救赎却落入深渊,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爬起,有时也很好奇为什么主角总能遇到那么多意外,回想起来那些一帆风顺的角色都不会被记住。

或许喜欢悲剧故事只是希望不会悲剧重演,希望努力真的能得到一点回报,希望爱比恨更多,比起斗争,我更喜欢人们脸上挂满笑容,比起一次次苦口婆心劝说,我更希望认识的人不要沾赌,不用再听到类似的故事,不用在知乎回答类似的问题,不会再从热搜上看到熟人的面孔。

我也不想把话说的那么难听,因为这个问题真的戳到我的痛点了,谢谢大家看到这里,听我唠了这么多。

手机码字,要是有错字或者语句不通顺欢迎指出修正。
【转自:知乎戒赌】如有冒犯请联系,立即删除